Blogaholic
Logga in
·
Styr upp en egen blogg

穿越之日久賤人心

血液從指尖不斷地滴下來,當人接近頻死狀態時候,對時間的流逝就會特別敏銳,每一秒都是折磨的痛楚,當達到極致的時候,有一道聲音自上空而來。

“你想拯救自己嗎?”

使勁抬頭,卻無法抬頭。不知過了多久,才聽到那道聲音傳來。

“我聽到你的心聲了。”

(2)什麼?第六個前任!

霍泯的婚禮是很熱鬧的。

在輕緩的音樂聲中,霍泯領著身旁一身白色婚紗的新娘入場,他臉上洋溢著的是幸福的笑,而旁邊的新娘也壓抑不住自己的歡喜。

周舟將酒一飲而盡。

司儀在臺上問了一個很俗的問題:“請問新郎與新娘是怎麼認識的呢?”

霍泯拿著話筒動情地開口:“我和蕭蕭是高中時候認識的,我們已經做了七年老同學,期間經歷了一些波折,但幸好命運讓我終於明白,對的人就在身邊。”

周舟握緊了手裏的酒杯,她就是霍泯口中所經歷的一些波折,這個認知讓她只覺得一股氣在胸口四處亂竄,如何也忍不下來,只好一杯一杯地繼續灌。

有人看不過去,過來安慰:“妹子啊,咱們身為二十一世紀的女性,這街上四條腿蹦達的癩蛤蟆難找,兩條腿的雄性不是一抓一把嗎?”

她揮揮手,哽咽道:“你不懂。”

在迷失意識之際,她聽到旁人痛心疾首的聲音。

“這霍泯真是處處留情啊,你看這是婚禮上第六個醉酒鬧事的前任了……”

什麼?第六個!

(3)你這個故事好笑是好笑,但也要講科學

醒來是一片黑暗。

周舟:“……為什麼睡著的時候是謝偉業醫生 黑暗,醒來還是一片黑暗?莫非我還沒醒?”

一道聲音幽幽傳來:“是停電了。”

不待她做出反應,那道聲音又繼續開口:“你在別人婚禮上喝醉了,發酒瘋,非要去抱著新郎哭,攔也攔不住。”

周舟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難看起來。

那道聲音又道:“你還撲過去拉著新娘的手,說‘求你把霍泯還給我’……”

周舟身子一晃,幾欲跌倒:“什麼?”

她趕緊伸手摸向旁邊,摸到了自己的包包,在心裏舒了一口氣,這才拿出手機打開看。手機全是同學朋友的安慰,也有一些平時只是呵呵之交的普通朋友嗅到八卦氣味趕來問她怎麼回事,她一路翻,看激光矯視 後遺症 到了霍泯發來的短信,只有一條,內容也簡潔。

對不起。

在這一瞬間她有一種想摔手機的衝動,但一想到手機好歹也是蘋果,摔了真是人財兩失,最後還是忍了忍放回去。

沉默了半晌,她突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這裏是哪里啊?你又是誰?”

“這裏是新月酒店的二樓,我想你應該認識我,我叫陳辛然。”

霍泯他們的婚禮就是在新月酒店舉辦的,不過卻是在一樓大廳,周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到二樓的,但現在她更關心另外一個問題。

“你就是那個前段時間登上雜誌的Z大集團董事長的獨子?”

周舟的本職工作就是娛記,所以聽到對方是大人物之後反應很快,但據她所知,撇開其他不談,陳辛然作為一個獲得EMBA學位的高才生,排除了曾是校友的可能,那麼霍泯哪來的能耐王賜豪總裁 結識這樣的人?

但如果不是認識,他怎麼會出現在霍泯的婚禮現場?

心裏有疑問,她也說了出來。

陳辛然遲疑了一會兒,這才開口:“我是來找你的。”

周舟感覺自己的手被握住,有溫熱的呼吸灑在臉上,對方的聲音像是從胸膛發出來的,低沉磁性,對方開門見山地對她說了以下的話。

“我是從未來而來,七天後會有一起槍擊案,而我將會喪命在這裏,我希望你能幫助我躲避這場禍劫。”

周舟的思維停滯了半晌。


Publicerat klockan 10:44, den 7 mars 2017
Postat i kategorin Okategoriserat
Dela med dig på Facebook, MySpace, Delicious

Det finns inga kommentarer

Skriv en kommentar

Namn
Email
Bloggadress
Vad blir fem plus noll? (Svara i siffror.)
Kommentar
Laddar captcha...
Om den inte laddar, var god inaktivera av Adblock!
För att publicera en kommentar måste du verifiera vår Captcha. Den använder under några sekunder en del av din processor för att bekräfta att du inte är en bot.